白酒消费税要变?一则老话题为何导致白酒股剧震

2021-10-19 15:22:56来源:未知作者: 办公室阅读量:

 

 

 

白酒消费税再引热议,厂商如何应对变化?

文|云酒团队

 

就在酒业忙于天津秋糖招商、选品以及探讨行业发展的时候,一则关于白酒消费税的信息,却引发资本市场和酒业高度关注,白酒板块下挫明显。

 

这要从一篇重要文章说起。

 

最新出版的第20期《求是》杂志,刊发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以下简称《文章》)一文,文中提出要加大消费环节税收调节力度,研究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这一信息被解读为白酒行业利空,并引发了白酒股剧震。

 

实际上,要分析白酒消费税的影响,不能脱离消费大环境以及行业现实,孤立地看消费税。数据显示,我国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4%,实现了超预期增长,酒类市场仍有较强增长基础,且酒类市场的复杂性,也决定了白酒消费税政策短期难以发生较大变化。

 

 

白酒消费税要变?

 

白酒消费税变化是一个老话题。

 

自1994年以来,白酒消费税经过了多次调整:1994年确定从价征税、2001年加收从量征税、2006年调整从价税率,2009年发布白酒消费税最低计税价格核定方法,2017年调整最低计税价格。

 

目前,与美国等国家一致,我国酒类消费税是在生产环节征收,其三个比较受关注的议题是:征收环节是否转变为批发或零售,税收归中央还是地方,以及是否取消白酒从量税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环节、税率,把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及部分高档消费品纳入征收范围”的要求

 

2019年9月,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

 

鉴于白酒从量税对于以中低端产品为主的酒类企业造成较大压力,中国酒业协会、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等单位,一直致力于推动取消白酒从量税,并透露“取消从量税有望取得进展”。

 

《文章》在披露消费税改革方向之后,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消费税征收环节主要在生产端,未来改革重点是将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至批发零售端,因此即便税率不变,由于征收环节后移就能起到加大消费环节税收调节力度。文章明确要研究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未来更多的奢侈品、高档会所等服务消费、高污染产品有望被纳入

 

日前,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披露财税立法工作时透露,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等法律草案已上报国务院。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白酒目前仍实施生产环节征收20%税率且加收每500毫升0.5元的从量税。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6月,有广东省人大代表曾就茅台、米酒同征0.5元/斤消费税提出建议,广东财政厅答复称,国家正在加紧推进消费税法立法,“在前期征求意见阶段我们已反馈了有关意见和建议,其中包括建议按白酒不同度数设定不同比例税率或取消从量定额等”。

 

白酒消费税何去何从,待消费税相关法律正式颁布实施后,将水落石出。

 

 

资本市场为什么焦虑?

 

回顾白酒消费税的改革,2001年加收从量税对白酒行业产生过较大影响,而2017年调整最低计税价格,行业几乎没有感知。

 

就在《文章》中关于消费税改革方向信息,被解读为白酒消费税将发生变化之后,白酒股剧震。资本市场在焦虑什么?

 

平安证券曾对白酒消费税从生产转向批发、零售环节后的纳税情况进行测算:假设某白酒出厂价为1000元,批发价为1500元,零售价为2000元,扣除增值税部分,按照原来的生产环节征收消费税为106元,征税后移至批发环节则消费税提升至159元,提升至零售环节则消费税提升至212元。

 

这也意味着,如果从批发、零售环节征收消费税,纳税额分别增加50%、100%。纳税额的增加,引起了资本市场对于酒类企业税负增加,进而对企业和行业产生深刻影响的担忧,从而引发了白酒股的剧震。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消费税所有相关内容中市场最为关注对白酒的影响,主要担忧在于税率的调整和征收从生产端后移至零售端,对不同企业影响差异较大,主要看新增税负在厂商、渠道、消费者之间的分配,核心看品牌厂商的定价能力。

 

一个普遍接受的观点就是,名优白酒市场议价能力强,可以把价格传导到消费者而不影响销量,因此受影响不大;但对于品牌和议价能力弱的企业来讲,只能自己消化税负增加的部分,从而影响企业的利润水平

 

实际上,有关部门在提及消费税征收环节改革信息时,并未具体提及酒类行业如何改革问题,因此酒类消费税未来确切改革方向并未明确,而且一个事实就是在酒类流通领域征收消费税难度较大

 

从渠道构成来看,酒类流通有批发、零售、团购等,涵盖了电商、超市、烟酒店、便利店、餐饮终端等多维度多场所,酒类产品价格也有出厂价、经销价、团购价、批发价、零售价等之分,因此在流通中征收难度较大。

 

国泰君安证券在研报中也指出,我国白酒流通渠道体系复杂,包括厂家、经销商、终端、消费者等多个环节,酒企的经销商数量众多、体量差距大、变动性大,且各家酒企的经销体系均不相同,而零售环节操作执行难度更大,因此不管是将征收环节从生产端后移至批发环节还是零售环节,对企业的税收管理和税务机关的征管都会带来很大挑战,且从国际惯例来看,多在生产环节征收。

 

前述《通知》中指出,消费税品目征收环节转变的同时,要“拓展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对此,有学者表达了不同观点,认为消费税完全交由地方征收并不容易

 

如果白酒消费税移交地方税务,四川、贵州等酒类产业占重要地位的省市,白酒行业或将得到一定的税收支持,加之历史上曾出现的“征收不严”等问题,将加剧不同产区和企业之间的压力差异。

 

对于白酒消费税的变化,有观点认为,白酒消费税改是否进一步推进尚不明确,但考虑到白酒渠道的复杂性,以及规模影响,税收调节的紧迫性在烟草、油之后,因此短期内发生较大变化的可能性并不大

 

 

白酒行业该如何看待消费税?

 

消费税改革,是国家税收改革的重要大事,酒业该如何看待呢?

 

首先,基于消费税的本质,酒类高税收是现实

 

消费税是以特定消费品为课税对象所征收的一种税,即针对烟草、酒类、成品油、奢侈品、汽车等特殊消费品,额外征收一道消费税,目的是调节产品结构,引导消费方向,保证国家财政收入。

 

从世界范围来看,由于酒类嗜好品的特性,一直被课以高消费税,以引导消费者理性健康饮酒,保护身体健康,且酒类税费保持在较高水平。在我国,国泰君安证券发布的研报显示,19家A股上市白酒企业消费税率基本达到12%左右。

 

平安证券发布的研报也显示,根据申万一级行业分类的28个行业2020年营业税金及附加/营业收入的横向对比来看,白酒行业以15.0%的占比高居榜首,而其他行业营业税金及附加占比均低于10%。

 

2020年中国税务年鉴显示,2019年全品类消费税税负为16.3%,其中卷烟制造消费税税负最高,达到46%,白酒整体消费税税率达到21.4%,税负水平相较于其他大额应税品类处于较高水平。

 

其次,白酒消费税是外部政策调整,行业和企业更应关注自身

 

2019年,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宋书玉就曾表示,“因为从我们整个产业的布局,从产业本身的结构,从我们产业自身的特点(来看),可能未来都需要做很多调整,才能够去实现所谓的现在大家所议论的一些(增收消费税)话题。我觉得可能未来不会对整个产业产生什么影响,整个产业对这个事情是无需思考的一个问题,核心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紧紧抓住品质升级的机会去提升。”

 

宋书玉的观点,一方面指出了白酒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等调整,需要行业诸多调整为背景的现实,另一方面也提醒行业无论是“穿越周期”,还是适应政策调整,核心是做好自己。

 

再次,不能脱离消费大环境以及行业现实孤立地看消费税,酒类消费市场基础仍十分雄厚

 

“双循环”之下,中国消费市场仍保持可观的增长幅度,且潜力不断释放,加之消费升级趋势,为酒行业创造了客观市场需求。19家白酒上市公司发布的半年报显示,虽然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但多数白酒上市公司业绩增长良好,未来增长确定性强劲。

 

里斯战略定位咨询中国区合伙人、里斯战略定位咨询中国战略委员会成员肖瑶表示,在全球酒类市场变革之下,中国市场表现良好,主要白酒头部品牌营收显著增长、新势力烈酒品牌快速崛起。预计到2025年,中国白酒市场规模将达到8650亿元级别,规模增长的动力是价格结构升级及香型结构迭代。

 

最后,对于白酒行业来讲,不应忽视海外市场的增量。

 

中国价格协会高端品牌与奢侈品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奢侈品品牌研究中心主任李杰认为,白酒的香型很多,是中华文明在各个地域流淌的表现,而地域文化折射出的特色文明,在全球市场的流通范围传播是紧密相连的,只要做好品质、品牌、本土化等工作,白酒将在世界舞台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对于白酒行业来讲,消费税调整是共同富裕目标背景下的产业政策调整,是“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基础性制度”中的构成,无论未来如何调整,全行业必须意识到,这是时代发展的要求,而行业高质量发展基础依然存在,核心的问题依然是做好自己。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